服装制作/定制,服装定做/订制,北京服装厂家/服装加工厂,娇兰服装

服装制作

优质古装怎么做?他为徐克、周冬雨做造型又投入《牡丹亭

发布日期:2022-08-24 15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环球视线》专家热评:干涉别国内政行径是美国对!通向上海大剧院排练厅的走廊,天花板压得很低,为《重逢牡丹亭》担任服装设计的赖宣吾穿着白衬衫、马丁靴,手镯裹着丝巾,头发剃成V型,扎一个小马尾,像在走一条狭长幽深的T台。

  《重逢牡丹亭》是上海大剧院今年第一个出品的原创剧目,赖宣吾深感责任重大,“连吃饭都在讨论修改。”他曾为上海大剧院出品原创昆剧《浮生六记》设计戏服,也操刀过电影《龙门飞甲》《封神三部曲》,电视剧《千古玦尘》《月上重火》等影视剧,曾获第6届亚洲电影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奖。

  赖宣吾曾经是个怀揣文学梦,想以写稿养活自己的文艺青年。做服装造型,赖宣吾同样看重剧本文字,“戏服除了服务演员,也要表达剧本的精气神。中国人很讲究精气神,我的设计理念也从剧本的精气神里提炼出来。”

  赖宣吾大学读影剧专业,毕业后写过小说,给报纸投过影评,当过图书美编、造型师、广告文案、空间展陈设计,设计过《五月天的素人自拍》,给偶像团体做造型。

  2000年,赖宣吾出了一本时装书,他自己做衣服、拍照、配图、讲故事,妻子做模特。广告导演和舞台剧导演因此开始关注他,也让他决心成为服装设计师。

  参加台湾莎士比亚戏剧节时,舞台剧导演吴兴国看到他为罗密欧、朱丽叶戴上荧光粉色的假发,眼前一亮,找他合作《水浒108》。

  导演徐克在为《水浒108》拍摄纪录片时,对赖宣吾说,“你的衣服挺厉害的。”

  彼时,徐克正在拍摄《狄仁杰》,向赖宣吾发出邀约,让他参考唐代古画,复原出一男一女的服装造型。2011年,赖宣吾在徐克3D《龙门飞甲》担任服装造型指导。

  赖宣吾:《龙门飞甲》里,奚仲文担任艺术总监,我做造型指导。徐克经常会考我们历史题,比如明代人为什么戴纱网质地的抹额?我查看过《百工谱》,古代取水不易,古人不会常洗头发,所以戴抹额。徐克还问,为什么衣服中间会有一道接缝线?我回答,因为古代织布机的宽度只有30厘米到40厘米,那些线是布不够宽,需要接缝造成的。总之徐克习惯刨根问底。

  《龙门飞甲》设定在明朝,我研究了很多明代画作,比如《明宪宗元宵行乐图》《明宣宗行乐图》以及明代科学技术著作《天工开物》等,以防徐克抽查。

  赖宣吾:不行。徐克会继续问,为什么古画上的衣服肘部有一圈圈堆叠,怎么做出这样的堆叠效果。古代服饰袖长是手臂的1.5倍。因为物资不如现代丰富,衣服从小穿到大,需要有一定放量,多穿几年。剧组不会做这么长的衣袖,穿着不方便。我为此试过超多版型,最后用内外相反的剪裁方式,让袖子衣料形成自然旋转,达到肘部堆叠的效果。

  上观新闻:《龙门飞甲》云集周迅、陈坤、李宇春、范晓萱等明星,造型如何做到有古意?

  赖宣吾:我们参考导演胡金铨的作品,他是第一版《龙门客栈》导演、中国武侠电影的里程碑式人物。我把胡金铨所有电影都看一遍,将官员、侠女、太监等各种角色造型截图,按体系归档。周迅饰演的凌雁秋,造型灵感受到胡金铨《侠女》启发,服装采用双层搭配,里面还有一个褡裢,又与《龙门客栈》侠女朱辉一脉相承。

  胡金铨的很多服饰源自《明宪宗元宵行乐图》,吸收大量京剧元素,比如角色穿红裤子,又或者戏曲服饰“皎月色”,也就是蓝色。蓝配红最早是京剧戏服里的配色。

  赖宣吾:做完造型整理后,奚仲文老师跟我说,千万不要给徐克看这些资料,徐克会说,“我不想落入胡金铨的窠臼。”但徐克又会希望你往胡金铨作品的感觉靠拢。如果你说自己喜欢胡金铨,徐克一定会问你理由,你又会落入他的“为什么”循环。

  刘德华和徐克合作《狄仁杰》,想要留胡子的造型,就和徐克说,“我不要胡子”。徐克反而说,“你一定要有胡子。”奚老师教我,千万不要先给徐克看设计图,而是等到他自己说,“你去看胡金铨作品吧。”

  所以我们明面上什么都没有做,果然像奚仲文预料的,徐克让我们去看胡金铨电影。

  上观新闻:和大导演合作需要“斗智斗勇”,不只是设计本身有挑战,还有如何说服合作者。

  赖宣吾:我们在合作另一部徐克监制、袁和平执导的电影时,美术、道具、服装、场景设计画稿挂了一整间房。徐克当时痛风,坐着轮椅进来,一张张慢慢看完后说,“所有的图,我只对这张图里的洞有感觉。”所有人都愣住了,他可能只是喜欢一种神秘感。

  一整间房间里的设计稿都被推翻了。徐克拿出一张纸,开始画他想要的东西,我们只能跟着画。袁和平等一群电影界大佬围着看,好像你和校长一起画图,旁边还有老师在围观,我整个后背在发凉。

  画完图后,徐克把自己的画稿贴在板子上,然后叫来美术设计,“这是我们这部戏的服装线条,你必须想一个空间,把这些线条包裹起来。”

  赖宣吾:很抽象,但是你不得不佩服徐克的艺术感觉。比如我给《龙门飞甲》范晓萱饰演的素慧容做造型,徐克说,他对这个角色的想象是像水一样的女人,希望造型上也能体现出这一点。

  范晓萱本人很有个性,也很现代,为了让这样一个人变得像水,我们尝试很多方法,把她的眉毛调淡,布料用很软的纱、丝,用一些像水的、柔的颜色放在她身上。衣服穿法也打破常规,让她顶一件披衣在头上。

  上观新闻:《龙门飞甲》里,张馨予饰演的万贵妃,头饰富丽堂皇,又不是我们常见的样式。

  赖宣吾:万贵妃的头饰图案取自缂丝文物,用了传统掐丝工艺,组合方式则参考帽饰设计师菲利普·崔西在1998年为服装品牌亚历山大·麦昆做的秀场设计,但他的灵感也是来自中国园林造景。

  我没有给张馨予使用明代流行的三白妆,将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涂白,而是相对现代的画法。徐克也会担心,完全沿袭古法,当代观众无法接受。《狄仁杰》里,刘嘉玲饰演的武则天画了唐代眉妆,观众觉得太奇怪。完全还原古代样式,有时未必能带来更好的结果。

  赖宣吾:乌尔善导演会讲得很清楚,可能和他做过广告导演有关。《封神三部曲》时,乌尔善会说,你给我70%明代+30%周代元素。《封神演义》以周武王伐纣为背景,但成书是明代,当时木刻版画上人物穿着也是明代款式。图案使用商周时期的青铜器铭文,用什么材质,乌尔善都会明确告诉我们。

  赖宣吾:各有各的挑战。乌尔善曾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,他很看重画功、色彩,对颜色敏感度很高,比如妲己的服饰可能需要从上百种不同的红色中按照深浅挑选,从朱红、赭红、曙红,一直到暗红,跟随剧情会有一个色谱的递进和演变。

  《封神三部曲》的艺术总监叶锦添让我们用手工织布机、天然染料制作服装,尽量不用现代机器,强调手作的美感、触感和质感。手工做衣服很花时间,植物染色,加入染料顺序、比例都有要求,很容易前功尽弃。

  相比电影,电视剧是一个更为庞杂的领域,受市场需求影响更大。电视剧几百套戏服,一旦确定主题样式后,工厂开展流水线运作,观众喜欢与否是第一考量。

  《千古玦尘》剧组官宣时,按照惯例@造型师微博。主演许凯被拍到造型后,赖宣吾一下收到40多封粉丝私信,“开始我会回复,后来觉得,还是忠于剧组已确定的设计理念。”

  给《月上重火》做服装造型时,有粉丝提出,罗云熙在不同古装剧里的造型看起来差不多。赖宣吾表示,“演员有造型舒适区,我会建议演员多试一次,有一些新的感觉也不错。”

  赖宣吾:电影中,导演是绝对的权威。对电视剧来说,制片、导演、演员都有各自的话语权。

  有时候,我们做了大半年,演员才定下来。《千古玦尘》开机前一个月,我才知道女主角是周冬雨,因此要调整服装样式,一边拍,一边重新设计。周冬雨的衣服放在横店都会拿布遮起来,我很怕被人偷拍。横店有很多古装剧组,会有人偷偷借鉴。

  赖宣吾:其实每套衣服都完全不同,黄色,有各种黄。金色,也有各种金。可惜拍出来全部一个颜色王中王最快开奖直播《千古玦尘》里,张嘉倪饰演的芜浣在剧中是五彩凤凰,所以她的裙子用了五种淡色做成渐色裙,但是滤镜一调,整个都是白的。许凯饰演的白玦,上个镜头服装是绿色,下个镜头就变成蓝色,因为滤镜一直在变。

  颜色有很细腻的变化。我喜欢昆曲,不会去选择那么艳的颜色在服装上,而是用中间色,比如石绿、虾绿、葱白、薄柿等,但是你永远不知道古装剧会用什么滤镜。

  上观新闻:还有人吐槽古装剧发套梳得太平,看着“头皮紧”,或是不修饰演员头型,缺乏美感。

  赖宣吾:厚发套受了邵氏电影影响,当时追求饱满,有一点舞台化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古装剧就是厚发套。但一厚就假,张叔平老师做电影造型出身,他喜欢薄、自然、像真实梳发髻的效果,甚至还会拔掉发套的一些头发,以模拟自然发际线的状态。

  要解决“梳平”的问题但又要自然,可以用自己前额的头发,后面再用发套,像《千古玦尘》中周冬雨就是这样。

  赖宣吾:最好不要看评论。《千古玦尘》播出后,我开始很怕被人批评,但后来有人说许凯头饰很像万能充,并且上了热搜,还有人把两张图P在一起。我看完乐坏了,网友也太有才了。

  我现在喜欢看弹幕,像是《千古玦尘》有弹幕说,“有人和我一样在数古君有几层领子吗?”我好感动,自己努力设计的细节有被看到。

  赖宣吾:日韩服饰源流始于中国,但款式和花样经过时代、地域变迁,还是需要谨慎。国内文物服装因为氧化失去原本的色彩,难以完整呈现全套配搭的层次,工艺技术也多半失传,因此日韩服装的层次感、配色、工艺可以参考,但款式和纹样,最好不要参考外国。

  设计师需要多看历代文物和画作。古画是我学习中国历代服饰样貌的途径。沈从文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对古代服装版型、布幅质地、裁剪、缝纫,做了非常详细的研究,被我翻烂了。

  赖宣吾对戏服的最早认知来自和爷爷一起看京剧。读幼儿园时,电视里放京剧节目,他会一边听,一边拿纸画珍珠、凤凰,然后做成凤冠。

  慢工细活的舞台戏服,更考验设计者的文化修养。大到借鉴宋代花鸟画家崔白作品,小到反传统大块面绣花让布料变得硬挺,如何保持戏服流动的飘逸感觉,都让赖宣吾费尽心力。

  赖宣吾为上海大剧院原创昆曲《浮生六记》设计戏服,走了现代风格的路线,今年操刀《重逢牡丹亭》,乍看全面回归传统,其实不然。传统剧目戏服的花纹、颜色、大小均有规范;身体部分花纹不能超过胸,袖子部分花纹集中在前臂,肩线剪裁需要保持如杨柳条一般的弧形。“戏服回归传统,反而更难做。”

  上观新闻:单雯和张军在《重逢牡丹亭》换了多套衣服,有哪些不一样的含义?

  赖宣吾:做电影、电视剧、舞台剧设计,我都会先看剧本。剧本跟着人的意念走,传递人的思想。单雯和张军的衣服各有寓意:《幽媾》一折衣服上的菖蒲暗示幽会,翠鸟寓意幸福,白鹭代表自由、纯洁;《冥誓》昙花象征“一瞬间的永恒”。

  最特别是《回生》戏服上的菊花,外白内红,兼具哀悼与火热双重含义,灵感源于明朱有爌编撰《德善斋菊谱》。单雯和张军的衣服时时呼应,有一套衣服柳树和梅树各自为半弧,两人站在一起环绕成圆形,暗示圆满的大结局。

  上观新闻:你为什么把《重逢牡丹亭》戏服分在北京、苏州、横店制作。

  赖宣吾:古装戏服制作相当繁琐,设计师先画手稿,然后是白描,接着画在硫酸纸上,拓印到布上打样,做成绣片,配色和花纹经过好几轮修改、确认后才开始正式制作。

  单雯戏服上有一条很大的鱼,我们用了电脑绘图,选最适合的颜色,然后做1 ∶ 1喷绘,定色之后,开始刺绣。喷绘在苏州打印了很多次,都不行,又在北京弄了三四次。

  苏绣人工费很高,因为绣工需要劈丝,一根线倍。劈丝越细意味着越多针,光泽越好,就像一只猫毛发细密而有光泽,远看就在发亮。《重逢牡丹亭》有很多花纹是传统苏州绣工无法接受的。我们的图案更多来自宋画,走写实风格,比如蝴蝶是黑色的,树叶可能有残缺。但在苏州制作时遇到困难,绣工们对我说,蝴蝶不能这样配色,树叶不能翻卷。

  赖宣吾:苏州绣工习惯饱满而对比鲜明的颜色。但我要求刺绣少用对比色,多用顺色,制造柔和的颜色,淡雅灵动。因此我们天天在“拔河”。

  横店绣工能接受稀奇古怪的要求,她们和影视剧打交道多,能完成各种非传统的要求。她们擅长机绣,制作速度快很多,但少了手工感。我们在做《重逢牡丹亭》时,会在机绣里加上传统的盘金绣、打籽绣,增加人文气息。

  上观新闻:杜丽娘戏服上的鲤鱼,序幕是剪纸图案,结束时变“活”了,还变得非常巨大,你和制作人有过争论。

  赖宣吾:作为经验丰富的设计师,我已经习惯了要被改,尤其是在传统框架中做创新。每个剧组,出品人、制作人、导演、演员、设计师都在“拔河”,每个人对传统的定义不一样,对于创新要“新”到什么程度,认知也完全不同。

  我为杜丽娘设计了巨大的鱼图案戏服,制作人觉得这条大鱼放在衣服正面,会“压住”演员,我们最后把大鱼放在背面,配合镜面舞美,效果反而更好。

  赖宣吾: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服装形制其实是戏曲。昆曲成型于明代,保存明代的服装款式与美学特点,例如对帔、褶子(斜领袍);京剧成型于清代,在昆曲明代的服装款式上加入了清代的款式,例如旗袍、箭衣。近代的梅兰芳又将有“腰身”现代审美的“古装”融入京剧。其实,身为文娱产业的后生晚辈的影视作品,必然承继着古人的衣着智慧。在胡金铨、徐克等作品中,或是邵氏古装电影、87版《红楼梦》中,都能看到戏曲服装的影响。

  我因为自小对戏曲的喜爱以及爷爷对我的影响,在设计中自然而然使用戏曲元素,昆曲、京剧、掌中戏和歌仔戏都是很重要的养分。

  上观新闻:观众不喜欢古装剧太过天马行空的审美,他们希望造型能还原历史,但完全复古,也未必能获得观众青睐,你怎么看这种矛盾?

  赖宣吾:使用哪种服装造型风格,取决于作品主题,要还原古代历史,还是引用古代时空去讲现代内核的故事。就像当下汉服圈,分唯美风和复原风,影视服装设计也是如此,重点是有自己的思考,而不是跟风。

  赖宣吾:电视剧是一种相对完整的创作,制片方愿意花很多钱在服装上,比如女主角可以有二三十套衣服,我可以尝试很多新的东西。但电视剧定妆很快,可能一两周就定了,我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人,满足不同的需求。

返回